淮河清雨

…这大概就是我的现状。
嗝。

【周江】一生何求(9)

ooc注意。
改了一下排版unm…。

周泽楷在江波涛说完晚安关了视频之后还呆了好一阵,直到电话铃声把他漫无定所的思绪拉回来,是周母的电话叫下楼吃饭。

晚餐很豪华,周泽楷却有点心不在焉。他甚至觉得平日喝惯了的红酒甜度重了些,平日喜欢的菜品味淡了些。但他还能面不改色的放下餐具,起身去洗手间。

洗手间当然是例行的借口。周泽楷站在镜子前发了会呆,还是不知道脑子里空荡荡的到底在想什么。眨眨眼露出个无辜又无奈的表情,回到桌前继续心不在焉的吃饭。

周泽楷表情单一的低气压直到陪父母逛完街回房间都没有消失。周母想要去探个究竟的冲动被周父拦下,尽管接受了“孩子大了让他自己解决吧”的说法,好奇心还是日益膨胀。直到周泽楷的假期结束,在送周泽楷过安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憋出了一句“泽楷啊,要是有了什么问题记得跟爸妈说。”害周泽楷不明所以了一路。

返程的接机周泽楷还是拜托了江波涛。从独立通道里出来看到熟悉的温和笑容时,周泽楷脸上的空白也一下子被笑容取代。他拉着行李大步向人走去,心里的喜悦出现的毫无根据却又是那么自然。江波涛接过走近的人的箱子,轻轻给了他一个拥抱“小周,欢迎回来。”

周泽楷时隔半月又回到自己家里,房子却还是和走之前一样整洁干净。跟他一起上来的江波涛看眼他表情便道“昨天我挺闲,就有过来帮你打扫一下。”周泽楷嘴角一翘,眨眼送他一句“谢谢。”江波涛把他的大箱子放在玄关,也没有打算要换鞋进门去。他指了指脚凳上的一个文件夹

“小周,那是今年已经确定的电视剧大项的资料和剧本,你一会看一下。虽然和导演说过不需要试镜,不过我标红的几个片段导演说还是要看一下。这次导演你也熟,是雷霆的肖时钦前辈。他以前都是拍文艺片,也不知道这次接手悬疑片会不会不适应。你稍微准备一下,四天后上午我来接你去片场,二月初一开机。”

周泽楷点了点头,知道他还有下文,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江波涛顿了一顿,继续道“然后下周一会有一部好莱坞的电影来这边选一个角色,方前辈联系了那边,我们要去试个镜。角色资料我明天收到就会传给你。这是非常好的获知名国际奖的机会,我们要努力拿下。”

“目前就是这些,具体的我后续在手机上陆续再和你沟通,今天你刚回来,就好好休息吧。”江波涛微微一笑,指了指人身后通往客厅的门。“客厅桌上有个盒子,是新年礼物。新的一年也一起加油吧,小周。”

周泽楷看他挥了挥手转身要走,两步走近拉住人。他拎过背包拿出一个浅灰色的分量不轻的盒子递过去。抿抿嘴,眼睛看着地板开口“挪威看到,很适合你。礼物,新年快乐。”

江波涛在楼下冲二楼阳台上的人挥挥手,上车回去了。周泽楷大步走到桌旁盯着那个银灰色的小盒子看来看去,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装。一对精巧的西装扣落入掌心,不是周泽楷一贯简约利落的风格,造型竟然是两只颇为可爱的小企鹅。周泽楷眼睛刷的亮起来,写了满脸的惊喜。盒子里的小卡片上是江波涛的字。

“小周,觉不觉得这两只企鹅特别像你?希望你会喜欢。新年快乐!”

周泽楷蹦到沙发上躺着,手心里还捏着那两只企鹅。天花板反映着窗外西斜的日光,漾着一片暖融融的橘色。他心里很高兴,前所未有的那种。不像当初获得“最佳新人奖”的时候,也不像叶秋前辈和他飙完戏后夸他后生可畏的时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

他想“有小江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江波涛离开车流回到家天色已经擦黑。他懒洋洋窝进沙发打开电脑看了好一会文件,侧身时被什么硌到才想起周泽楷给他的礼物他装进口袋就忘记拿出来。灰色的盒子没有任何标志,但莫名的看上去就有一股奢华的味道。

他无奈的笑笑摇摇头,打开盒子是一块腕表。江波涛看着没有品牌标识的表面,略松口气的拍拍胸口。认真研究了一下这块表,不得不承认周泽楷看东西确实很有眼光,这块表一下子就俘获了他。他抬手拍拍脑袋,笑叹道:“可真是被这位上司收买的死死的啊。”

江波涛戴上表,照了个照片给周泽楷发过去,附上“谢谢小周,我很喜欢。”这样的话。周泽楷半天没有回复,江波涛正以为他已经休息了,微信里又跳出一张照片来。江波涛一看不禁笑出了声,周泽楷为了给他看那对西装扣的效果,竟然特意翻了一身西装出来换上,然后才照下照片发过来,说“我也是。谢谢江。”

江波涛被他此番所为逗的乐了,本想调侃人两句。却又担心过几天的工作强度太大,赶紧催他去休息倒时差。两人又随口扯了几句有的没的,周泽楷就乖乖去洗洗睡了。江波涛如往常一样熬到十二点,也和天边的星星说了晚安。

几天后的试拍很顺利,周泽楷的镜头无可挑剔,江波涛也迅速的和肖时钦建立了关系。作为周泽楷与导演之间的中间人,他和导演打好关系简直太简单了。开机时间确定之后剧本就完全交给了周江二人,档期的安排也会立刻与他们沟通。接下来的电视剧的前期宣传,就是轮回的工作了。

江波涛看着方明华给出的这份宣传企划,忍不住苦笑着道“方前辈,您还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方明华一挑眉,说:“怎么?这不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吗?又能宣传电视剧又能迅速让粉丝和投资商们承认你的身份。这可是现下最好的宣传办法了。”

“是,可是…和小周一起直播,这…也太考验我了吧!”江波涛哀嚎一声,试探着看向方明华“方前辈,不如我们再协商一下?”“不行。这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了。作为小周的经纪人,再难你也要迎难而上!这项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们三天后晚上八点开始直播。你要准备好一个小时以上的互动环节哦——!”

“…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我更新了!快夸我!

这是一话啰里啰嗦的过渡喔,之后就是新一年的你侬我侬(?)猜心思大战(?)的狗粮散布活动(?)了!

我知道我弧了很久咳。我的理智每天都在催我更新……但是情感告诉我…我懒…。

我的错!我会努力变勤快的…!

相信红心蓝手会给我力量..(,,• ₃ •,,)喵...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谢谢喜欢。♡

【周江】一生何求(8)

ooc致歉
我更新了更新了更新了………嗝。

        江波涛最后还是没有把带回来的那套西服拿给周泽楷。他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最后把西装挂进自己的衣柜看着它发呆。脑袋里飘啊飘的回荡着“投怀送抱”四个字。直到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周泽楷定的机票的时间和航班号。江波涛叹口气捏捏眉心,起身去联系机场调度。
        三天时间转眼过去,江波涛第四天一早爬起来,送周泽楷去机场。为了方便周泽楷到那边之后联系家人,特意挑了早些起飞的航班。一路无惊无险的把人送上了飞机,江波涛才晃回家去补眠。
        周泽楷的飞机是腊月二十四的,两天之后江波涛也收拾东西回了父母家过年。家里大大小小的亲戚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好几个小姑娘们抱着江波涛给她们的周泽楷亲笔签名的新年礼物恨不得把他夸上天去。江波涛也只是笑笑。
        s市的大年三十比挪威早了将近六个小时,江波涛中午帮着家里准备晚饭时候周泽楷才刚从床上爬起来。江波涛看着那边发过来的日出,思索片刻干脆把准备中的晚餐发了过去。半晌周泽楷才回了消息,一个委屈的图片加一句“饿…。”
        江波涛哭笑不得,顺口催他起来去吃东西。周泽楷怨念的一串省略号过来他才想起来,六点多的挪威几乎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吃早点的。挺尴尬的再发消息过去那边一直没有回复,半天一张照片过来,竟然跑去煮了方便面。
        江波涛挺无奈的笑笑,提醒人一句少吃这些,放下手机跑去帮江母擀饺子皮去了。等忙过阵儿再拿起手机,春晚熟悉的声音已经在楼里楼外响起来了。江波涛看到周泽楷发的一身西服和周母礼服裙的合照,忍不住担心起周父的地位来。
        s市因为禁止烟火的私自燃放,今年早就计划好三十凌晨十二点在外滩官方组织一场烟火晚会。江波涛父母的房子在阳台上就可以很完整的看见整个烟火,也没有小辈闹着要去凑那个热闹。一家人吃完饭各玩各的,老一辈人在饭厅桌子上打着牌,年轻人们就聚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江波涛举着手机站在阳台上,和几千公里之外的周泽楷闲聊。周泽楷陪父母去了当地一个温泉酒店,此刻父母去泳池游泳,懒得动的他就窝在房间里消磨时间,等着晚上的晚饭。
        江波涛和他谈起来年的计划,谈到目前已经定下的电视剧和电影的策划。其中已经拿到剧本的电视剧就等年关一过,就准备开机了。两人就短暂的假期好一番唏嘘,又不约而同的抱怨起家人的念叨。两人之间无言的默契,让周泽楷难得的话多了起来。
        周泽楷正趴在床上切出微信去刷着微博,突然手机界面一弹跳出一个视频请求。他颇疑惑的接起来,看到灯火辉煌和黑黝黝的天空。耳机里传来电波流动的浅淡的呼吸声,他正要开口问询,黑色的天幕突然划过一到明亮光芒,短暂的黑暗浮现后,绚烂的烟花占据了整片天空。
        周泽楷的呼吸都变轻了,似乎怕惊扰这幅美艳的图画。不同色彩的火光铺开在天空的每一处,城市的灯火在斑斓的掩盖下显得黯淡无光。背景巨大的爆炸声掩盖下,周泽楷却好像还能听到那丝细微安逸的呼吸声。他的眼睛好像被耀眼的烟火灼伤,却又执着的刻印下夜幕中万千星火的模样。
        踩着轰鸣声的尾巴,江波涛轻轻的开口。“小周,新年快乐。”



也不是很粗长……嘛。
相识的第一个新年唷!新年礼物什么的肯定会有的。
可以猜一下会是什么_(:з」∠)_
下一更,但愿不会太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和你们一样也想催自己更新呢…!
红心蓝手别忘记喔——

嗝…。
我终于报完志愿了…。
明天就更新!
然后,我要励志,好好更新!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江】一生何求(7)


又是好久不见哎呀——
ooc注意
依旧丑的排版…。习惯就好。


        再怎么不正经的闹,正式工作的时候江波涛还是调整好了心态。周泽楷在背景板前随意摆拍,江波涛则在电脑前和设计师看着刷新出来的照片一起挑挑捡捡。
       封面自然不可能用一堆照片,江波涛看那几十张帅气逼人的照片看花了眼,按着太阳穴转身缓缓脑子。不经意看到对面摄影棚里周泽楷刚巧抬起头来看向这边极狡黠的一个笑容挂在脸上,不自觉的就想起几分钟前的尴尬一幕,耳尖不受控制的一红低下了头。图片在电脑上一张张划过眼神却飘飘的没有焦点,江波涛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想。
        “小周身上那套西服真好看,一会问问甲方能不能拿一套给他放衣柜。”
        几百张照片里挑一张果然还是太为难人,最后编辑败于周泽楷的美颜决定多加一个板面。对于这样的事工作室自然是求之不得,稍微不那么艰难的决定了照片之后就让周泽楷结束拍摄去换衣服了。
        江波涛趁此机会去一商量,对方竟然还真提了一套西装给他。讶于对方爽快的江波涛忙趁周泽楷还没回来把衣服扔进了车的后备箱。直到完成一系列动作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些什么。
        周泽楷换完衣服出来就被江波涛拉着去和对方交涉人打招呼,几人一番客套道别之后,这次工作基本就算是完成了。后续的交接就不再归江波涛负责而会由外部的吴启接管。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辛苦了小周。今天的任务结束了,应该也是年度计划表上的最后的工作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开始你就可以享受自己的春节假期了。”
       “你也是。”周泽楷一点头,与人并肩走向车。“假期,出去玩?”
        “我应该不会去了,毕竟也忙了一年都没有好好陪一陪爸妈。应该整个假期都会在家吧。小周呢?要和家人一起出去?”
        “爸妈,挪威度假。去过年。”周泽楷的脸上难以察觉的浮现一丝愁色。江波涛脚下一顿,小心的开口:“出国去过年?有什么麻烦吗?”
        “嗯…机场。很麻烦。”
        江波涛眼皮一跳,仿佛看到了某人在机场被疯狂围堵的景象,心中不由几分同情。“是啊,也不是工作缘由不好麻烦公司帮忙吧。小周你对公司真是太客气了。”
        “大家,要过年。麻烦…不好。”
        “懂了懂了…小周你真是意外的老好人呢。”江波涛无奈的一笑,摇了摇头:“我送你吧,提前和机场那边打个招呼应该可以安排一个单独通道,我帮你联系那边。这样可以吗?”
        “江…不回家?”周泽楷眨了眨眼,偏头看向人,江波涛轻笑声,为他拉开了车门。“小周你忘了?我就是s市人啊。虽然和爸妈不住在一起,但是房子都是在s市,要送你还是很方便的。”
        周泽楷恍然大悟般睁大眼睛,嘴角一弯很腼腆的对江波涛一笑,面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好像漾着一点微粉。“那,麻烦你,江。谢谢。”江波涛看着他坐进车里,指尖微颤的关上车门一个深呼吸,眼前火花带闪电的蹿过一行带着些许不争气意味的字。“啧,又被帅到了。”
 




十分短小的一章…在飞机上晃了两个多小时憋出来的……
这飞机真的好颠啊…脑壳疼。
回来了之后应该能快一点的更新吧!(我是这样期待的unm……但愿…!)
感谢还在看这篇大坑而且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相识线算是告一段落啦,后面应该就是两个人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懵懂吧。我不太擅长走感情线希望不要写的很糟糕——
给你们比心(* ̄ω ̄)╭♡

【周江】一生何求(6)

久违的更新!
确实很久啊哈哈…
不多说,正文↓

   江波涛被闹钟叫醒时脑子还不太清醒,他看了一眼手机上比以往早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认命地爬起来去洗漱。尽管接手周泽楷的经纪人已经快一个周了,他的生物钟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过来。
   周泽楷说一不二,轮回也是雷厉风行的性格。他初八那天答应了周泽楷的请求,第二天上午才到公司就见到了轮回的行政方明华。江波涛跟他到人事办了手续,收拾着东西就直接搬去轮回的办公区了。上楼一看,嗬,连办公室都给他收拾好了。
   江波涛和前经纪人稍微做了一下交接,了解了一下年底近期的工作,再接受了一番方明华的提醒之后,就正式跟着周泽楷脚不沾地的忙起来了。近一周的工作完成下来,两人的合拍程度令所有人大为惊叹。虽然还不到你上句我下句的程度,但江波涛对周泽楷只言片语的理解准确度实在令人称奇。原本计划需要很久的工作时间几乎缩减了一半。效率高的令人发指。
   江波涛到轮回没多久,和所有人已经混的很熟了。自身温和的气质和待人处事的方法都很令人舒服,轮到众人对于这个突然上位的新人自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杜明甚至说:“第一次见到能有人和室长聊的那么嗨!好佩服!!”对于这样的情形,江波涛也是颇松了口气。
  今天的通告是今年年底的最后一个任务,要给某个时尚杂志拍摄新年第一期的封面。工作资料和流程之前已经确认过很多遍都没有什么问题,江波涛还是起了个大早接周泽楷去摄影棚。
  两个人在保姆车上最后核对了一遍流程,便都一言不发的做起自己的事来。江波涛正在看那边造型师提前发过来让他挑选的衣服图片,周泽楷突然出了声。
  “江,开年宣传,方说,带你。”江波涛微一怔却没有太多惊讶,只是继续翻看着图片回答。“开年的宣传就带上我了?那应该是和你电视剧的宣传一起吧。看来明年有得忙了 小周要做好朝九晚五的心理准备哦。”
  “嗯。朝五晚九。”周泽楷的唇抿出一道极好看的线条,脑袋凑过来看了眼江波涛的手机屏幕,突然抬手戳了一套衣服。“这个。不错。”
  “嗯?”江波涛看向他选的那套衣服,是套红色为主的休闲装。乍一看倒是喜庆得很。他嘴角跳了跳,把这套大红色和另外两套衣服的照片发了回去,告诉造型师做好准备。
  两人一进摄影棚周泽楷就被拉去讨论动作,江波涛刚要跟上就被造型师拉走,匆匆忙忙确定好造型忙去找周泽楷换衣服。江波涛把人扔进换衣间拉了个椅子坐在门口守着,半晌还不见人出来正疑惑着,门突然一开探出个脑袋。“江…帮忙 。”
  江波涛忙起身走进去,反手带上门转身就看见周泽楷衣衫颇乱的站在镜子面前,见他关了门就抬手脱衣服。周泽楷的衣服明显是脱了又穿上的,此时衬衫口子又被解开,白皙的胸膛就这样坦荡荡的裸露在江波涛面前。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眼睛不客气的扫来扫去。嗯,身材真好。
  周泽楷脱下衬衣,紧接着就去解皮带。江波涛一愣,想到某件事突然脸上有点发烧,他轻咳了一声刚要开口,就看到周泽楷刷的踢了裤子看向他,嘴一僵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周泽楷看他半天不动,面带疑惑微一偏头“江?”
  江波涛尴尬的走过去,手在背后握的有些紧张“小周,怎么了?什么事要我帮忙?”周泽楷转身弯腰拿起椅子上两个皮环起身递过来,道“衬衫夹,不好弄。”江波涛松了口气似的眨眨眼,抬手接过来心中暗骂自己胡思乱想微红着脸蹲下给人系带子。
  对着镜子找准位置扣好带子,江波涛帮人把衬衫固定后站起身来。还未站稳眼前一阵发花,脚下晃了一晃就歪倒下去,正苦叫不好的人下一刻落入了一个稳当的怀抱。江波涛脑子还有些发晕,他晃了晃头仰起脸看向周泽楷,正要开口道谢却听到那人轻轻的一声笑,他疑惑的看人,听见周泽楷语带笑意的说“江。女助理才投怀送抱。”
  江波涛脸上刷的蹿上一层红,忙从人怀里离开站好,拉了拉自己有点凌乱的衣服,甩下一句“小周你快换衣服。”转身就走。周泽楷看着他溜的颇快的背影迷茫的眨了眨眼,回过头对着镜子继续穿衣服去了。也不管江波涛一个人又尴尬又害羞的蹲在角落搓脸。
  “…啊!太恶劣了!!!”窝在一边的江某人如是咆哮到。

嘻嘻嘻嘻你们猜小江在胡思乱想什么?
大概就是,有的模特拍照片之前要先让自己半bo起,然后有的时候这件事是需要助理来做的!
所以小江想歪啦——!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在看这篇文…啊哈哈,毕竟我溜太久了嘛。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鞠躬)情不要大意的点小心心哦

我!考!完了!耶!!!!
自由散漫。
放纵
明天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

不肯离开对吧…
那现在离开的是这个世界也就是鬼界对吧
所以说fafa其实是投胎或者渡劫飞升对吧。
冷静,冷静。

冷静个p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回来

放一放闺女儿。
我家丫头还是很漂亮的嗯